思念故乡
编辑: | 澳门银河官网:
思念故乡
    我的故乡并不美丽,但我一直用最华丽的词汇,最真挚的情感描写她、赞美她。
    每每想到故乡,首先给我的是淡淡的忧伤。记忆里,土里土气的窑洞,歪歪扭扭的围墙,但它有我温馨的童年,有父母给我的爱,那是一个永远幸福的记忆。
    故乡的确是一个困苦的地方。小时候,觉得故乡很大、很大,大得没有尽头,翻过一个坡,还有一个坳。现在,漂泊在外,才觉得故乡其实很小、很小,装在心里,便可以带着走,只是觉得沉重,那么多的大山和石头,垒着太多太重的病根和乡愁。而我却愿作为痴情守望的农夫,躬耕在故乡广袤无垠的土地。
    尘世的喧嚣给我沉淀了太多的虚妄,而拂过浮华的掠影,独自去感悟生命的纯真,我发现故乡是我在繁华浮躁都市回望的圣地。每次回到故乡,总有热心的叔婶嘘寒问暖,也愿意告诉我村里发生的事情,新事物。比如:谁谁逝了亲人,谁娶了媳妇,谁做了官、发了财,谁运交华盖。所以每提及一个人,那眼神,那表情,那潮起潮落的情感变化,竟是那样的神似,一样的动容。这种久违的环境,久违的氛围,久违的心情时常令我感动。而我也每每在这个时候,会跟他们聊一聊我所工作的富油,以及发生在富油的一些趣事。虽然聊得只是一些小事,但乡亲们那羡慕的表情让我产生了一种自豪感。于是,我就会用摩挲的文字与时光老人进行一次心灵交流。之后我的眼泪禁不住潸然而下,沿着记忆中那条乡间小路,回望村落里的时光,走进故乡。一瞬间,我莫名的情不能自已。
    在外面,我和很多人和我背井离乡的人儿一样,想家,想父母,但是不懂得如何能确切表达。只是每次到了佳节来临或者父母亲生日的时候,就会邀请几个很好要的朋友、哥们聚在一起,去可大可小的饭店、餐馆美美地吃一顿,在彼此酒杯的交替中,述说自己幸福的陈年往事,而思念也会混浊酒水,带着无比惆怅的心情一饮而下,直到自己烂醉如泥,甚至到了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……但被岁月磨得老眼昏花、白发满头的父母始终是深深牵挂的人儿,我也始终不敢想象父母如何在故乡的那一片土地上孤单地生活着,不敢想象父母是不是在村口望了又望。尤其是到了圆月的深夜,望着星光洒满了夜空,独自沉浸在一片美丽的幻想之中。虽然没法带着幻想进入梦乡,可对我来说,思念却是藏在心里最暖的一个寄托,哪怕泪如雨下,但故乡给我的幸福和希翼,总能打开封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。
    故乡渐渐老了,父母也不再年轻了。走过了八千里山和水,飘泊了八千里云和月,遥远的故乡用缠绵的丝线,紧紧栓住我这样的游子。而那些日积月累的炊烟,经岁月濡染,过滤成思念的白云。有时候,我很想明天就回家一解我的乡愁,却终究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变故而搁浅。而回故乡以后,当看到多日不见的亲人、父老,我就会莫名地感觉到幸福和快乐。虽然随着两个不同环境成长的我和他们之间,大家经历的事情、接触的事物、做着的工作各不相同,共同语言越来越少,但他们憨厚可亲的脸庞,总是让我感到很温馨。
而今,城市已不堪重负,面对着日夜的锤凿,他早已千疮百孔。而故乡的坯墙历经了几十年风雨的洗礼,墙变成了淡黄的体色,永远是那样的年轻。于是,我越加喜欢行走在故乡弯弯扭扭的土路上,更愿意看着来往零零星星的慢腾腾的驴拉车。
    思念故乡,嗅觉再次酸涩,因为我的父老乡亲还驻守在田野。是的!故乡没有通瞿大道,只有那山间崎岖曲折的小路在向远处延伸;没有车水马龙,只有那人挑驴驮的情景在重复着古老的故事;没有莺歌燕舞,只有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脸上滴落的汗珠在轻轻吟唱着不知名的小曲。总之,故乡的一切都显得平静而古老,甚至这里的人们尚未完全摆脱贫穷的锁链。但故乡的土地坚强着绵延了千百年不老的希翼,寄托了一代又一代故乡的人儿恪守着山水情结。父亲走不出故乡的那一片田地,我的全身心也毫不犹豫地溶入到了故乡的田地之中。
    思念故乡,不需要铭心刻骨的誓言,不需要海誓山盟的承诺。我曾无数次梦回故乡,梦中,我深情地拥入故乡温暖的怀抱,以游子炽热的情怀,细细品味故乡高山深沟。作为一名在他乡生活的“歌者”,我只能把所有的思念写成虔诚的文字,让枯萎的灵魂和亲近而又遥远的故乡对谈。从遐思的惆怅中回望故乡,故乡是世上最美的画卷,无尽的意蕴温暖着我的心房。从淋漓的酣梦中回望故乡,故乡是一首最动听的歌谣,天籁般的嗓音抚慰着我躁动不安的心情。从艰难的跋涉中回望故乡,故乡是一条有力的纤索,结实地绑住我对它无穷无尽的爱。
    啊!我的故乡,不是距离产生的美。我爱你一拥一抱一握手的父老乡亲,我爱你的一沟一峁一梁梁的土地。但我更爱我新的“故乡”——富油,因为它是我情感的圣地,是我心灵的家园,也是我灵魂的驻地。(常诚)
上一篇: 黄河壶口瀑布赋
下一篇: 春雪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